富贵彩票_富贵彩票注册_富贵彩票官网

富贵彩票 > 灵异小说 >

富贵彩票小说 青梅更夫:深夜灵异故事

2019-03-25 19:51:34 灵异小说156℃

  打更的历史源远流长,它起源于原始的巫术,主要起驱鬼的作用,通常是受人尊敬的巫师才有资格。作者以青梅镇上年轻的更夫为视角,娓娓道来一个亦幻亦真的故事。行走在黑夜里的小女孩、铜雀楼的纸醉金迷以及破庙的恐怖传说,种种秘密吸引着更夫阿谷去探寻,同时也带领我们走进这个小镇中的往事。

  他做更夫三年,熟悉了镇上每一寸青石。从魏桥到晏家大院总共二十九块,从窄巷口到小码头总共五十六块。小时候他跨着大步一下就能跳过两块石,还要小心不要被墨绿的青苔滑到,听说从前宋家的小儿子就在青石上跌倒摔断了脖子。

  阿谷的父亲是打更四十多年的老更夫,镇上的人说打更人有戾气,虽能镇妖驱鬼,但也能折人寿命,于是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直到他年近四十,忽然有天一个不会说话的外乡女子在青梅镇暂住却被鬼缠上,幸好他出手相救才活了下来。事情过后,那个女子和他成了婚,生下一个儿子,死了。

  老更夫五十多岁忽然摔断了腿,他对镇上的人说,甚是惊险啊,三更天遇上一个厉鬼。但只有阿谷知道,父亲只是不小心摔下了窄桥。自那以后老更夫的腿疾越来越严重,终于在一个冬天的末了离开了。

  于是阿谷自然地继承了这项青梅镇上没人愿意做的活计。一边敲着锣,一边数着磨得透亮如玉翡的青石。他不黑夜,也不抵触与黑夜相关的一切。

  从前打更的时候,阿谷遇见过很多奇怪的人,拖着一条残腿的老乞丐,衣衫不整的流浪人,还有遍身罗绮的落跑歌妓。黑夜给了他们藏身之处,看见打更人,他们似乎看见同类一样,用孤注的目光送他走入下一片阴影。

  他还短暂收养过一直受伤的鹿,一只失明的猫,他想这些夜行者和他一样披着的禹禹独行。

  阿谷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正要打三更,雨后的天空呈现出阴郁的深灰色,空气里弥漫着新鲜青草的气味,女孩子就站在他低矮的茅屋下。

  阿谷弯下腰:“有啊,这么晚不回家,不怕被鬼捉了去?”他有些纳闷,自己似乎没见过这个孩子。

  “鬼嘛!无声无息千变万化啊……”阿谷不会讲故事,一时也想不起老更夫都是怎么说的,小姑娘一脸狐疑地盯着他。“我这身强力壮,当然不怕。”

  阿谷拿起破旧的铜锣,不耐烦地摇头上。“咚!咚!”。“咚!咚!”阿谷没见过鬼,但他信鬼,不然青梅镇就不会有更夫了。人们需要他和老更夫这样的人,听见他们“咚咚”的锣声才能安然入梦。

  小姑娘就一直在后面静静地跟着。阿谷没有注意到她,按照一贯的线,从魏桥到晏家大院,从窄巷口到小码头……

  小女孩抬着头乌黑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阿谷,忽然静静地笑了。他忽然觉得害怕了,他没见过这个孩子,甚至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小心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女孩,她身上的衣衫有些脏,头发上混着茅草。要说是刚从地下爬上来的,似乎也不是不可信。

  想到这里,阿谷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努力不再看小女孩,飞快地躲进了自己低矮的茅屋中。

  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阿谷没再见过那个女孩,在孩子们喜欢聚集的戏台边上、喧嚣的集市上、刘人家施粥的队伍里,他仔细地辨认,却再也没能见到那个矮小的身影。

  从那个时候起,人们惊讶地发现,从前那个少言寡语的年轻更夫开始讲故事了。而相比老更夫,他的故事更加有声有色,讲夜半的身着华服对着他哭诉的早逝贵妇,讲坐在枯井边哀怨呻吟的瞎眼鳏夫,讲水中浮起来形容可怖的小女孩。那是没人见过的黑夜,只有他,用孤单恒久的打更声注视着青梅镇无人知晓的一隅。

  后来,青梅镇口的小茅屋前总是聚集着一群活蹦乱跳的孩子,他们试图叫醒熟睡的更夫,而他总会叼着青色的烟斗,给他们讲夜里不为人知的幽邪鬼魅。

  二十五岁的阿谷生平第一次进了铜雀楼,胭脂香粉的气息扑面,木质的楼阁用大簇的花团彩带装点,空气里弥漫着上好的青梅酒的香气。

  从前他不喜欢这味道,打更十年更是日日避开这一代,夜夜笙歌的地带不是一个更夫应该靠近的地方,虽然铜雀楼酿出的青梅镇最好的青梅酒一直令他垂涎。

  涂脂抹粉的老鸨嬉笑着迎接他的到来,不为别的,他是被请来讲故事的。这七年来,阿谷变成了镇上的红人,他信手拈来的故事在口耳相传之际被人们迎上了更加宏大的场合,人们止不住想看那个披着夜色的更夫绘声绘色的。他开始得到酬金,登上了鲜红的戏台子讲故事。

  阿谷不禁左顾右盼,他还没见过这么多妙龄女子,她们搔首弄姿、嬉笑嫣然,四下里熙攘非凡歌舞升平,阿谷感觉到一阵晕眩。

  这个中,阿谷自然而然地开始一个关于死去舞妓的故事,好酒让他兴致盎然起来。

  他抿了几口酒,开始讲着自己在中忽而走入仙气缭绕的亭台,云雾散去后他看见身着白纱貌若天仙的女子在亭台中翩然起舞,那女子的歌声中带着哭腔,诉说着自己不幸的身世、颠沛的命途。

  更夫的声音缓和悠长带着点沧桑沙哑,如梦似幻的情景在他的口中更添几分真实落寞,四下里环坐的女子和来客们纷纷潸然,醉意微醺,时间不觉已过二更。

  半梦半醒中,阿谷却看到了一个久远的熟悉身影,朦朦胧胧,阿谷不觉心惊,似是当年夜半忽然出现的女孩。

  一来,天已大亮,阿谷在一片狼藉中醒来感到头痛欲裂,姑娘们纷纷歇息了。定睛却发现手中握着一支精致的翠簪,隐约可见,簪子上雕着一个“九”字。

  他摇摇晃晃地走回去,一上有各种人向他诉说昨晚没有他打更驱鬼的可怖情形。牙已经掉了一半的老太太说老的鬼魂在她的菜地里哭了半夜,抱着婴儿的女人说昨晚有人影在窗前晃动。

  阿谷微笑着表示歉意,心中却是满是昨晚那个不甚明亮的幻影,那个女孩果真来了吗。她是人是鬼。阿谷紧握着簪子回看了一眼远处青烟缭绕的铜雀楼。

  七年来,他用讲故事攒下的银钱换了一个大一些的木屋,落更之时还未睡下的人们总会对他投来敬佩的目光。他想起父亲总说,青梅镇不能没有打更的哟。

  可他像父亲早年一样,迟迟未能娶亲。对此他倒是没什么怨言,他的故事陪着他与暗夜相伴,每一声错落的锣声中他听过太多独属于夜晚的秘密,他在晏家女儿的闺房下听见缠绵软糯的私语,在河畔张家听见无穷的哭喊。这些已经不足为奇,第二天,他就把这些经历成古怪离奇的故事桥段。

  这几天打更,阿谷开始有意地靠近铜雀楼,他在中看着灯火通明的楼阁似乎又嗅到浓重的胭脂气味和青梅酒的香气,明亮的窗上映着各种各样约绰妩媚的身姿,这里对他似乎变得可笑地亲切起来。

  打完更,阿谷就在能望见铜雀楼的小酒肆坐下,喝两盅酒远远地注视着灯火辉煌的楼阁,夜半没什么客人,只有的油灯昏黄的光摇曳着动荡的风。

  别做梦了,那得要你干活半年的银钱。再来壶酒!阿谷吆喝着,目光仍不舍得离亮的楼宇。

  天光隐现,铜雀楼渐渐昏暗,清浅的晨雾着精致的雕花木栏。闪烁在暗夜,终会在晨光中消匿退隐。

  阿谷终于再次走进了铜雀楼。晨雾中除了几个睡眼朦胧的守店姑娘四下寂寥无声,暗红色的阶梯扶栏沉睡着粉脂凝香。看见阿谷,姑娘勉强地打起上前迎接,阿谷从怀中掏出那支翠簪,姑娘便笑吟吟地指向楼上。

  他缓步踏上了踩得光滑的木梯,地上散落着一些细碎的花瓣,他捡起一片嗅了嗅,带着余温柔软的花香中似乎还沾染了几分酒香。

  在他还很小的时候曾经问过老更夫有关铜雀楼的事情,那时候的铜雀楼是一座正在搭建的木料石块,一群披着灰土的人们顶着青梅镇难得的艳阳天劳作着。

  老更夫当时的语气似乎十拿九稳,可是想来父亲作为一个没有朋友性格孤僻的老更夫大约只是信誓旦旦于自己的猜测了。不过阿谷觉得更加不可知的是周围的人,可能周围的人改变了当初建酒楼的初衷也未可知。所以父亲的话至今想来也是头头是道的。

  可如今身在铜雀楼中,阿谷地认真观察了这座楼的一丝一毫,他忽然发觉,这个地方一定是生来就是定作这个用途的,美酒佳肴不过是附属品,至于什么原本是酒肆的遐想,根本只是无稽之谈。

  是铜雀楼后的破庙。你们不知道那里有座庙吧,而且不是一般的庙,这庙不供佛不供仙。供什么?是供鬼镇阴!铜雀楼是什么去处?阴气甚重啊!加之方位也不好,又处水脉之上。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座庙。

  早先的时候,这铜雀楼的上有一处人家,这时候早了,那还是我爹说给我的。但那户人也奇怪,昼伏夜出,只有我爹打更的时候见到他们出门。有一年年关我爹想起这家人,就要去拜访,却只发现空空如也的旧屋,几乎被灰尘压塌了。

  后来我爹再也没见过那一家人,唯有那个小女孩每个夜里遥望着即将落成的铜雀楼,她还认得我爹,富贵彩票注册于是总是远远地跟着。这女孩是带着怨气的,所以我爹早早嘱咐我说不要靠近铜雀楼一步,她可认得我的气味。

  可我哪经得起这等,那可是最好的姑娘,最好的酒。年纪长了,这铜雀楼可就越发像是一个带着巨大吸力的梦魇逼着我一步步靠近。这不后来还进去了。

  但是进去后的第二天,我正打三更不知怎么的眼前的突然有些怪,我心里生疑,一向这么走,怎么今天这看着生疏。地抬头看见那巨大地明亮的楼宇,却分明是铜雀楼啊。

  怪只怪那晚楼上分火通明却照不到我身上,伸手不见五指的压得我透不过气,我开始跑,但是铜雀楼却变得格外巨大,怎么跑都跑不到楼前正门,越跑越黑。那楼上弦乐交替舞姿约绰,甚是热闹,我就对着楼上的人拼命地喊,可他们却听不见我一般充耳不闻。

  就在这时候,我模糊地感觉到眼前的中隐藏着什么。定睛看过去,却是一座破屋。

  我壮了壮胆子走过去,发现那是一座破庙。半人高的茅草长满了院子和坍塌的房顶,牌匾已经变黑难以辨认,庙门不知去向,留下一个漆黑的门洞嗖嗖的冒着寒气,仿佛血盆大口一般。

  我正想拔腿走人,却听见有人在中笑了几声,顿时汗毛直立。定睛看到一个半人高的小姑娘,朝着我咧着嘴保持着一个精致的笑容,就像是假人一样,那笑容看得我。

  这时候她突然就开口说话了,但我却听不懂,那声音咿咿呀呀似乎婴儿一样带着哭腔,脸上却依然是笑着。但那小女孩真是美,胜过铜雀楼所有的姑娘,若不是这样的情形下,定会有千万人为这美貌折服。

  我定睛才发现小女孩一手捂着喉咙,手上沾染了已经乌黑的血,那颜色就好像浸透了这冰冷的,这才明白为什么她好像想说话却又说不出。

  也不知为什么我就中了邪一般,竟去用衣角为她擦拭已经干涸的鲜血,一点一点,从开始凝结干涸的黑色血块一直擦拭成汩汩流淌的鲜红色血液,我的衣服全然被她殷红的血浸透。

  忽然间就好像悲从中来,不知为什么眼泪止不住地流,这时候她也开始簌簌流泪,那笑容也逐渐消失不见了。她好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说不出话就只能流着鲜血用颤抖的手指着我身后明亮的铜雀楼。那一刻铜雀楼的明亮就好像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那巨大的基座下分明垫着白森森的尸骨。

  小姑娘拉着我躲进了破庙中,我看着越来越多的尸骨和黑色乱麻一样的头发从铜雀楼上落下来,缓慢地淹没四周,将铜雀楼缓缓托起,楼宇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暗,那些灯光就好像遥远的星辰,逐渐陷落幽深的大海。

  从他出生那年,青梅镇上的达官贵人就开始筹谋建造镇上供他们玩乐的烟花柳巷,拖拖踏踏几年后,最终苍玉山脚下的一块地方被他们挑中了,虽然那里本就有一户人家的老宅子。

  这一户门庭败落却始终不愿放弃老宅,于是一个寂静的夜里,他们下了狠手,只留下尚在襁褓中的女婴,偷偷交由老鸨抚养,同时在原来的宅邸上破土动工。传说开工之初,却连连发生意外的死伤事件,顿时四起,不得不请来远近闻名的风水师傅,最后大师在基座的东北角背阴处指了一处地方,建起一座小庙,从此便得风平浪静再无意外发生。

  铜雀楼拔地而起,成为了青梅镇上最高的楼阁,俯瞰着烟雨中的青梅。幸存的女婴逐渐长大,取名九娘,她越发秀美可人,聪敏伶俐竟无师自通酿出了青梅镇最好的青梅酒。

  从此铜雀楼名声大振,九娘依旧隐姓埋名生活在青楼中,唯有夜晚,才独自看一看月光下空无一人的青梅镇。默默地酿酒,陪客人,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是她悟出铜雀楼中的之道,小的时候她还时常在夜里溜出铜雀楼,可年龄渐长,她还是了他们对于逃跑女孩的惩罚。

  铜雀楼里各色的美人如云,老鸨每月会带来几个孤苦伶仃的女子,她们起初推搡哭嚷,但终究被金银绸缎,夜夜笙歌纸醉金迷。可她们不知道,这里埋藏着太多的怨恨,一步就足以让她们像是昙花一样短暂闪现又无声地消失,没人过问更没人在意,客人们迅速地被更加年轻漂亮的女子吸引,一如发现新的猎物一般蜂拥而上。

  死去的女子就像落花一样被随便地埋进铜雀楼后的荒山,没有名字没有痕迹。铜雀楼上丝竹之声依旧。

  所有人一直讳莫如深她的身世,却在一次意外中被说了出来,那是一个被老鸨灌了毒酒的犯错女子死之前说的。

  她至今都记得女子通红的眼睛再凹陷的眼眶中直勾勾地盯着她,那时候她是唯一一个愿意在她临死前来柴房看望的人,于是她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全部的秘密,惨白的额上渗出一层层细密的汗水,然后地笑了起来。

  人们都说,那个更夫讲的最后一个故事是诸多故事中最真实的,他的表情让在场的人无不。后来,他就蒸发一般消失了,同时不见的还有铜雀楼香飘千里的美酒。

搜索
网站分类